广告丛生、采集信息过度 北京严查网课“带私货”

  • 时间:

  网课前突然跳出广告、注册时采集过量个人信息……北京市中小学将于4月13日正式开始线上教学,但部分教育应用似乎尚未做好准备。4月7日,据北京市教委官网消息,北京市将由市教委牵头,市委网信办等八部门协同联动,对教育移动互联网应用实施专项治理,重点整治广告丛生、非法垄断、有害信息传播、超范围采集信息等现象。

  通知明确,在2020年底前,建立健全教育移动互联网应用管理制度,形成备案信息动态更新和常态化监管机制,初步形成科学高效的治理体系。

  部分教育应用乱象尚存

  近年来,针对教育应用乱象已开展了多轮治理行动。四年级学生的家长童女士此前接受采访时告诉北京商报记者,她的手机里有5款老师要求下载的App,分别对应英语每日口语打卡、语文朗读打卡、安全知识学习、班级通知发布、小志愿者信息上传等不同功能,让她深受其扰。“现在,手机里就剩一个区统一的智慧云课平台,主要是最近上网课,还有个家长孩子一起学的软件,乱七八糟的东西基本上没有了。”

  不过她也提到,有些网课App上会有“名师课”,比如“四年级语文考场作文攻略”,看起来是免费试看的,后来就得付钱“入坑”了。到底是不是免费的还是得写清楚些。

  北京商报记者下载学而思网课、小猿搜题等多款教育类应用发现,除了内部课程推广,无关的广告已经基本消失。北京某高校大学生小微也告诉记者:“我们一般上网课用的主要是雨课堂、zoom、腾讯会议这类比较私人的视频通讯软件,不会有广告。”

  但也有家长表示,之前使用优酷中的网课板块中的课程视频,映前广告中出现古装男女拥吻片段,并不适宜儿童观看。北京商报记者浏览优酷发现,目前非会员观看网课视频已无映前广告。但从爱奇艺官网进入“教育”板块后,即出现大幅某药品广告,课程视频放映前也有30秒的商品广告。

  除了教育应用本身,也有不少学校的老师家长建立了学习群,这些群组则成为电信网络诈骗犯罪分子的目标。最高检有关部门负责人4月8日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有犯罪分子借机混入学习群假冒老师,以交纳资料费、培训费为名诈骗钱财。这类行为特别是针对孩子实施的犯罪行为,性质严重、情节恶劣,危害性非常大,检察机关坚决严厉打击。

  此外,教育应用内的“名师”资质尚需进一步认证。互联网分析师杨世界认为,一些在线教育平台请的老师或者外教,其实很多都是没有教师资质的。线下开展培训机构的成本较高,就去线上做平台,通过引流,找相匹配的教师资源,再找学生进行商业变现。但教师资质往往成为问题。

  各校禁选备案清单外应用

  具体来看,此次市教委明确,本市各级各类教育单位不得选用备案清单以外的教育移动互联网应用,已选用的单位应立即停止使用。

  按照目前的流程,提供者应登录国家数字教育资源公共服务体系,完成备案信息填报。由市通信管理局、公安局、教委等部门协同完成审查工作,办理总时限为10个工作日。涉及备案信息有误的,提供者应在10个工作日内通过国家平台提交补充材料,逾期未提交的视同放弃备案;对备案材料齐全、信息准确且符合要求的,市教委在备案信息提交10个工作日内予以核验通过,国家平台不定期对社会公布通过名单和备案编号。

  八部门出“组合拳”治理云端教育程序,目前已完成具体分工。其中市教委将统筹北京市教育移动互联网应用备案管理工作;市新闻出版局做好教材、教辅等网络出版物的监管工作;市公安局负责对教育移动互联网应用开展监督、检查和指导,督促教育移动互联网应用落实违法有害信息过滤屏蔽、日志留存等安全技术保护措施;市市场监管局负责线上营利性教育机构的登记指导,加强广告监测监管,组织依法查处利用教育移动互联网应用发布虚假违法广告和违规收费的行为等。

  同时,北京市也公布市级投诉举报电话010-51994977,自觉接受社会监督。市教委也将定期公布北京市教育移动互联网备案工作进展。

  已开展多轮整治

  此次北京市的整治是对去年教育部管理意见的落实。在去年9月,教育部等八部门就联合印发了《关于引导规范教育移动互联网应用有序健康发展的意见》,明确备案方式、内容、对象和时间,指导省级教育行政部门做好本地区教育App提供者和教育机构的备案工作。要求各单位在2020年1月31日前完成对现有教育移动应用的备案工作,于2月1日起向社会公众提供备案信息查询,接受社会监督。

  截至目前,教育部累计已公布了三批教育App备案名单,累计已有1928个App完成备案。包括vipJr青少儿教育、VIP蜂校、新东方在线中小学、学而思口算等App。其中北京地区共有612个备案在册。

  同时,教育部也开展了专项治理行动,如存在违法违规或违反相关要求且整改不及时的教育App,将被列入教育移动应用提供者黑名单,向教育系统通报,并撤销涉事教育移动应用备案。涉事单位6个月内不得再提交备案申请。

  在2018年底,教育部也曾对中小学学习类App乱象进行了集中治理。整顿后,大量严重违规的App下架,仅苹果应用商店下架的学习类App就超过1.5万个。北京市于2019年1月发布《关于加强中小学App、互联网群组、公众账号管理的通知》,要求进入校园的App不得“超标教学”“提前教学”“强化应试”,不得向学生收费,不得组织考试、竞赛、排名。要保障信息安全,防止泄露学生隐私。

  教育专家熊丙奇告诉北京商报记者,对教育类App的监管实行“备案制度”,这和要求校外学科培训机构“证照齐全”(既要有办学许可证,又要有营业执照)不同,采取的是和线上教育培训机构一样的监管方式。这就属于“减证放权”,也符合教育类App经营的实际。既可把所有机构都纳入监管,避免由于监管门槛高致使一些机构游离在监管之外,又能够对教育类App进行过程监管,也是在回应舆论对部分App提供不良内容的质疑。

  北京商报记者 陶凤 王晨婷

  责任编辑:孙剑嵩